在4月22日进口禁令全面生效后,美国表面上已不再进口任何来自俄罗斯的原油和石油产品

在4月22日进口禁令全面生效后,美国表面上已不再进口任何来自俄罗斯的原油和石油产品
在4月22日进口禁令全面生效后,美国表面上已不再进口任何来自俄罗斯的原油和石油产品。但模糊原产地的俄罗斯石油仍在通过隐匿贸易运往美国。今年3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禁止美国从俄罗斯进口能源的行政令,内容包括禁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和某些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禁止美国对俄罗斯能源部门的新投资;禁止美国人资助或支持在俄罗斯投资能源公司等。禁令立即生效,对于3月8日之前签订的合同,缓冲期延长到4月22日,美国进口商拥有45天时间来处理在途或已签订合同但未交付的俄罗斯能源产品。相较于高度依赖俄罗斯油气的欧洲,美国本土油气资源丰富,但以往仍须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和燃料油等石油产品。2021年,从俄罗斯进口的产品占美国石油进口总量的8%,包括在其原油进口中占3%、石油产品进口中占20%。澎湃新闻查询隶属于美国能源部的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发现,相较于今年1月,美国在2月、3月进口的俄罗斯原油及石油产品出现大幅增长,4月之后,该进口数据已归零。美国逐月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千桶),更新发布日期为5月31日。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美国每周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千桶/日),更新发布日期为6月2日。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近期按原产国分列的初步原油进口量(千桶/日)。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但据华尔街日报近日披露,正值欧洲准备对俄罗斯石油实施制裁之际,航运公司和炼油企业已经开始通过模糊原产地将俄罗斯石油运往各大市场。一些据信由俄罗斯原油制成的成品油在上个月被运到了纽约和新泽西。根据航运记录、路孚特数据和赫尔辛基智库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的分析,这些石油是从印度的炼油厂经由苏伊士运河并跨越大西洋运输的。印度炼油厂一直是俄罗斯石油的大买家。该报道称,俄乌冲突后,石油贸易商正在努力模糊俄罗斯石油的原产地,以保持这些石油贸易的顺利进行。这些石油被隐藏在汽油、柴油和化工等混合精炼石油产品中。“美国从3月份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原油、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煤炭,但逃避制裁的燃料通常是由柴油等不同产品的混合制成的。”自俄乌冲突爆发后,CREA一直在追踪俄罗斯的化石燃料出口流向。该机构6月3日在推文中表示,“最近,我们的跟踪显示,欧盟和美国公司正从印度的一家炼油厂购买石油产品,而该炼油厂大幅增加了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量。”美国国内汽柴油价格正不断刷新历史新高,加剧四十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危机。中期选举临近之际,难以“驯服”的高油价令拜登芒刺在背。据美国汽车协会(AAA)数据,6月3日,全美普通汽油零售均价为每加仑4.761美元(约合每升8.38元人民币),一年前的价格仅为3.042美元。AAA分析认为,上周汽油库存下降80万桶、需求却从每天880万桶增加到898万桶,助推了汽油价格持续上涨。叠加原油价格波动,只要需求继续增长、供应仍然紧张,汽油零售价格可能会保持在高位。今年3月以来,拜登在屡次公开讲话中均将美国汽油涨价归咎于疫情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为了抑制油价涨势,今年3月底,拜登曾宣布将在6个月内每天从战略石油储备(SPR)中释放100万桶石油,总量达1.8亿桶石油。这是美国半年内第三次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也是其战略石油储备制度建立5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释放。但效果远不如预期。不仅如此,在美国施压下促成的欧盟对俄油禁运制裁还导致全球石油市场进一步收紧,近日再度推高油价创下3个月来新高。自俄乌冲突加重能源危机以来,OPEC+一直拒绝美国白宫要求其加快增产的呼声,坚持其逐月逐步增加供应的计划。近日在美国外交斡旋下,沙特突然转变立场。6月2日举行的OPEC+部长级会议同意在7月、8月增产64.8万桶/日,较此前计划的增产43.2万桶/日增加约50%。但由于增产力度充其量只能算温和,石油市场仍将保持紧张,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不跌反涨。